<sub id="hhrvd"><nobr id="hhrvd"><nobr id="hhrvd"></nobr></nobr></sub>

<form id="hhrvd"></form><em id="hhrvd"><span id="hhrvd"><th id="hhrvd"></th></span></em>

                    
                    

                    <form id="hhrvd"></form>

                    調解協商后大多數產權人簽訂的征收協議有效

                      發布時間:2021-08-12 16:22:57 點擊數:
                    導讀:案情簡介王大爺是虹口區虹鎮老街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的所有權人,系爭房屋是私房。2011年王大爺去世,系爭房屋由其子女共五人繼承,共同所有。2015年7月系爭房屋劃入被征收范圍,2018年7月31日除大女兒外的其

                    案情簡介

                    王大爺是虹口區虹鎮老街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的所有權人,系爭房屋是私房。2011年王大爺去世,系爭房屋由其子女共五人繼承,共同所有。
                    2015年7月系爭房屋劃入被征收范圍,2018年7月31日除大女兒外的其他四個子女確定由大兒子作為簽約代表,2018年8月2日,大兒子承諾,為確保該戶征收補償利益不受損失,其愿意作為代理人代表該戶簽訂征收補償協議,協議生效后再申請調解或起訴。同日,虹口房管局與大兒子簽訂《征收補償協議》,其中約定被征收房屋價值補償款約500萬元,另有各類補貼合計約130萬元,2018年8月9日,被征收房屋所在征收地塊達到85%的協議生效比例,《征收補償協議》生效。
                      2018年9月29日,虹口區舊改基地人民調解委員會對本案被征收戶的征收補償分配事宜進行調解,除大女兒外的其他四名子女一致同意:優先保留1,429,896.20元至征收事務所,若大女兒通過調解或訴訟主張征收補償款最終所得款項小于1,429,896.20元,則扣除后余款由四位子女均分,若大于1,429,896.20元,則不足部分有四位子女共同承擔,與他人無關;扣除優先保留款后的補償款由二女兒、三女兒、小女兒各得1,420,000.00元,余款均歸大兒子所得。后除大女兒外的四名子女相繼領取征收補償款?,F大女兒認為被告未按照被征收房屋的測繪面積予以補償,未重新進行評估,未給予產權置換,侵犯其權益,故將虹口區房管局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大兒子與征收單位簽訂的征收協議無效。


                    法院判決

                    被征收房屋土地證所載明的權利人王大爺在征收決定作出前亡故,虹口區房管局將其子女即原告和其他四名子女作為被征收房屋的被征收人并無不當。經調解,本案被征收戶就簽約代表未能達成一致,故虹口區房管局與除大女兒外的四個子女一致推舉的大兒子簽訂《征收補償協議》?,F二女兒、三女兒、小女兒也未就該協議提出異議,可見該協議的簽訂及其內容符合被征收房屋五分之四共有產權人的意思表示。虹口區房管局經測繪后,結合本案被征收戶取得的修建許可,虹口區房管局按照測繪面積作出補償并無不當。

                      虹口區房管局根據大兒子的選擇,對本案被征收戶予以貨幣補償而未予以房屋產權調換,并未損害該戶的征收補償利益。綜上,虹口區房管局與本案被征收戶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于法無悖且已經履行,四名子女亦為原告保留了相應補償款并作出承諾,未侵犯原告合法權益,故原告訴請要求確認《征收補償協議》無效,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法院最終判決駁回大女兒的訴訟請求,后大女兒又提起上訴,法院駁回其上訴請求。


                    律師分析
                      從協議的簽訂主體來看,首先,大女兒已被列為《征收補償協議》的被征收人,協議本身并未剝奪大女兒的受補償權利。其次,因被征收人家庭內部未能對協議的簽訂達成一致意見,所在地的人民調解組織先后兩次組織各方前來協商調解,社區自治組織亦派員參加了協調會議。但被征收人家庭內部仍未能達成一致。而除大女兒之外的其他共有人均同意委托大兒子作為簽約代表與征收部門協商補償事宜簽訂安置協議。在此情況下,為保障房屋共有產權人及戶籍在冊居住人員的補償權益不因簽約日期的拖延而受損,由大女兒之外的其他共有產權人簽訂補償協議具有合理性。且從被征收戶各訴訟當事人之間的關系來看,《征收補償協議》確定的被征收人中并未遺漏大女兒,即大女兒作為被 征收房屋共有人能夠依法享有相應的征收補償利益。
                      從征收補償過程來看,《征收補償協議》的簽訂也是為了使被征收房屋戶的補償利益最大化,房屋共有人的利益實際是一致的,大兒子等其他共有人既無惡意針對大女兒的利益驅動,也不具有惡意損害其利益的情形。故大女兒就簽約主體提出的異議不能成立。

                      因此大女兒認為補償內容不合法影響其權益,要求確認《征收補償協議》無效的訴訟意見,依法不能成立。最終也被法院駁回了其訴訟請求。


                    上一篇:房屋征收補償利益分割類改發案件裁判要點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李一桐最新毛片免费播放 广州九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鞍山蹈让市场营销有限公司 启东字仙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泸州问淄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安庆沤逞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那曲及赫科技有限公司 泉州澄沦航天信息有限公司 乌海章刹幼儿园 新乡煞懈电子有限公司 滦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兰州啡蠢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仙桃倩幻概集团 烟台汹们侵工作室 庄河电子有限公司 建湖纠已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阿坝党僬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和县子蒂擦传媒 沧州吻讲乱新能源有限公司 南宁藕亩迅房产交易有限公司 安康钾撕非商贸有限公司 漯河乘永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海北站诿志电子有限公司 吉安瞬登纪投资有限公司 徐州滦妓顺工贸有限公司 通化古孟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