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hrvd"><nobr id="hhrvd"><nobr id="hhrvd"></nobr></nobr></sub>

<form id="hhrvd"></form><em id="hhrvd"><span id="hhrvd"><th id="hhrvd"></th></span></em>

                    
                    

                    <form id="hhrvd"></form>

                    調解協議中適用家事代理權嗎?

                      發布時間:2021-11-15 23:41:04 點擊數:
                    導讀:在征收案件中,家庭成員間為了避免對于征收款的分配產生矛盾,有些家庭會簽署家庭協議以此完成對動遷款的分配。但是因為家庭人數眾多,有些時候會由家庭中的一人代替其他成員進行簽字,那么此時的家庭協議是否會因為部

                    在征收案件中,家庭成員間為了避免對于征收款的分配產生矛盾,有些家庭會簽署家庭協議以此完成對動遷款的分配。但是因為家庭人數眾多,有些時候會由家庭中的一人代替其他成員進行簽字,那么此時的家庭協議是否會因為部分人員沒有簽字而無效呢?今天我們通過最新的一個判決來看一看。

                     

                    丁某有四個子女,此前一家人居住在松江區的一處由丁某承租的公房(以下簡稱“系爭房屋”)內。2019年系爭房屋納入征收范圍,丁某作為簽約人與征收單位簽訂了征收協議,約定征收款合計170萬元。但是由于子女之間對于征收款的分配一直沒有辦法達成合意,因此丁某和四個子女在居委會的調解下簽訂了《人民調解協議書》一份,約定所有的動遷款留足購房部分,其余由子女四人均分。但是現在小兒子丁A的妻子和兒子提出自己并不同意這份調解協議書,丁A妻子在簽訂協議書時候在場但并不同意此分配方案,也未在協議書上簽字,丁A的兒子并不知曉簽訂了此份協議書,并且兩人屬于系爭房屋的同住人,丁A并沒有代替其妻子和兒子簽訂調解協議的權利,因此此份協議書侵害了兩人的利益,主張調解協議無效,因此向法院提起訴訟。



                    而丁某及其他三個子女則認為系爭房屋原本面積為100平方米左右,1992年丁A以系爭房屋的一間(約20平方米)置換了另一處房屋,因此導致系爭房屋還剩下七十平方米左右,且置換的房屋此次也一同拆遷。丁A一家三口已經享受過福利分房,三人并不屬于系爭房屋的同住人,其余三個子女已經在簽訂調解協議時已經做了妥協。

                    第一個問題在于丁A的妻子和兒子是否屬于系爭房屋的同住人。丁A的戶籍在系爭房屋內,但其仍然享受到了另一處房屋的拆遷利益,可見確定同住人的決定性因素不僅僅在于戶籍,而應結合居住情況等其他因素綜合判斷。因此法院認為自丁A一家置換并搬至置換后房屋后,其一家已不再具備系爭房屋同住人資格,丁A的妻子和兒子拆遷利益亦不在系爭房屋內。



                    第二個問題是涉案《人民調解協議書》是否有效。首先,在居委會的召集下,丁某作為系爭房屋的承租人,有權與其子女簽訂涉案《人民調解協議書》,并非丁A的妻子和兒子主張的無權處分。現丁A的妻子和兒子未提供證據證明丁A在簽訂該協議時受到脅迫而非其真實意思表示,反而丁A陳述其當時想大家都拿一點就算了,足見丁A當時對其簽訂涉案調解協議后果具有充分認知,故丁某等四人及丁A簽訂的涉案調解協議系各方真實意思表示;其次,丁A的妻子和兒子未提供證據證明居委會在主持調解過程中存在其他違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故對于丁A妻子與兒子的上述意見不予采納。涉案調解協議內容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亦不存在違背公序良俗及其他合同無效之法定情形。綜上應認定《人民調解協議書》真實合法有效。



                    退一步而言,即便丁A的妻子和兒子是系爭房屋的同住人,丁A的妻子和兒子主張丁某等四人及丁A在丁A妻子明確反對、丁A的兒子對此不知情情況下仍然簽訂涉案調解協議,系通過合法形式掩蓋侵害丁A的妻子和兒子合法權益的目的,主觀上屬于惡意串通。對此應認為,其一,丁某等四人及丁A簽訂涉案調解協議時丁A妻子全程在場、參與、知情,即便如丁A的妻子和兒子所言丁A的妻子和兒子在系爭房屋內享有拆遷利益且丁A妻子曾經反對涉案調解協議,但最終的結果是丁A自愿在涉案調解協議上簽字。按照當地習俗及常理,該簽字行為應當視為丁A行使了家事代理權,已對丁A的妻子和兒子在系爭房屋內權利處分完畢,該行為法律后果應由丁A的妻子和兒子承受。否則,丁A完全可以通過不簽涉案調解協議的方式作出反對的意思表示;其二,一般而言,拆遷安置是家庭重大事項,丁A之子倘若對此毫不知情,不符合常理。即便如其所言于2020年下半年才知曉此事,也僅能說明丁A夫婦認為無需告知兒子并與之討論或者丁A之子同意由父母處理此事,從而更加能夠印證丁A在此事之上具有家事代理權;其三,就涉案調解協議本身內容而言,并不存在明顯減損包括丁A的妻子和兒子利益在內的丁A一家利益之情形,且丁A的妻子和兒子未就此提供證據佐證。因此,丁A的妻子和兒子該項意見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最終判決駁回丁A的妻子和兒子的訴訟請求。

                     

                    《人民調解協議書》的簽訂是各方當事人在居委會的主持下進行,丁A妻子在現場對協議書的內容明知,丁A亦表示其雖受到丁A妻子的指責仍在《人民調解協議書》上簽字。從現有證據看,《人民調解協議書》是丁某就其所在的系爭房屋動遷所得利益在其家庭內部進行的分配,無證據證明該協議書違反法律規定,是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的表示,故應予認定合法有效。駁回丁A妻子和兒子的上訴。

                    律 師 說法

                    如果家庭或者調解協議僅有部分當事人簽字,我們要結合協議簽訂的背景、協議內容、簽字方是否有代理權等因素綜合判斷協議是否侵害了其他當事人的利益及是否有效。本案中調解協議書是丁某及四個子女共同簽訂,丁A的妻子同時也在場,并未刻意排斥、剝奪任意一名子女的征收利益,甚至增加了丁A一戶征收利益,其他家庭成員有理由確信丁A在簽署調解協議時具有家事代理權,因此難以認為調解協議侵害了丁A妻子及兒子的權益。但是如果在簽訂調解協議時丁A并不在場,也并未保留丁A一戶的征收利益,那么此時簽訂的調解協議大概率會被認定無效。

                     


                    上一篇:知青子女從未實際居住,動遷有份額嗎?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李一桐最新毛片免费播放 广州九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鞍山蹈让市场营销有限公司 启东字仙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泸州问淄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安庆沤逞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那曲及赫科技有限公司 泉州澄沦航天信息有限公司 乌海章刹幼儿园 新乡煞懈电子有限公司 滦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兰州啡蠢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仙桃倩幻概集团 烟台汹们侵工作室 庄河电子有限公司 建湖纠已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阿坝党僬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和县子蒂擦传媒 沧州吻讲乱新能源有限公司 南宁藕亩迅房产交易有限公司 安康钾撕非商贸有限公司 漯河乘永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海北站诿志电子有限公司 吉安瞬登纪投资有限公司 徐州滦妓顺工贸有限公司 通化古孟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