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hrvd"><nobr id="hhrvd"><nobr id="hhrvd"></nobr></nobr></sub>

<form id="hhrvd"></form><em id="hhrvd"><span id="hhrvd"><th id="hhrvd"></th></span></em>

                    
                    

                    <form id="hhrvd"></form>

                    他處有房的原始受配人,能否享有售后公房產權利益?

                      發布時間:2020-02-02 10:50:54 點擊數:
                    導讀:對于征收案件,同住人資格一直是其中的重點,而同住人資格中最為重要的問題之一就是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簡而言之就是是否享受過政府所提供的公房的居住保障利益。今天我們就用一個案例來為大家說明一間房屋的原始受配

                    對于征收案件,同住人資格一直是其中的重點,而同住人資格中最為重要的問題之一就是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簡而言之就是是否享受過政府所提供的公房的居住保障利益。今天我們就用一個案例來為大家說明一間房屋的原始受配人,已經享受過福利性分房,其還能否享有售后公房的產權利益?


                    基本案情


                    戴阿姨父親單位曾分配乳山路房屋一間,房屋受配人是戴阿姨和其父母等人。戴阿姨有一個侄女戴某,侄女戴某的戶口于1987年遷入該房屋,1998年乳山路房屋被拆遷,戴阿姨和父母以及侄女戴某作為拆遷安置人員受配了系爭房屋公有住房,承租人為戴阿姨。戴阿姨和父母長期共同居住在系爭房屋中,侄女戴某原一直隨其父母在安徽共同居住生活,1987年隨其父母遷回上海生活,未長期在系爭房屋中居住。1988年侄女戴某的父親單位分配了棲山路房屋公有住房,承租人為戴某的父親。
                    2000年5月戴某及其家人共四人與案外人簽訂了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共同購買了棲山路房屋公有住房售后產權。2001年3月棲山路房屋產權登記為戴某等上述四人按份共有。
                    戴阿姨于2002年3月與案外人簽訂了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由戴阿姨出資28,335元購買了系爭房屋公有住房售后產權,產權人登記在戴阿姨一人名下。2016年2月,戴阿姨將系爭房屋以2,650,000元的價款出售給案外人等人。
                    侄女戴某認為其作為系爭房屋的原始受配人之一,理應享有一定的份額,故現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爭議焦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戴某作為房屋的原始受配人,已在他處享受過福利分房,還能否在此處房屋享有售后公房的產權利益?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在查明事實后認為系爭房屋原為戴阿姨、侄女戴某等人共同動遷受配的公有住房。2002年3月戴阿姨購買取得了系爭房屋公有住房售后產權,產權人登記為戴阿姨一人,之后戴阿姨又將該房屋予以出售并取得售房款,該事實已為雙方提供的相關證據所證實,故一審法院予以確認。
                    侄女戴某雖為系爭房屋受配人之一,但其已早于2000年5月與其家人共同購買了棲山路房屋公有住房售后產權,并于2001年3月登記為棲山路房屋產權人之一,故依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有購房資格的同住人后又獲得其他福利性分房,其住房需求已經得到保障,可視為其已放棄了對系爭房屋的共有產權。因此,現侄女戴某在已購買取得他處福利分房的公有住房售后產權的情況下再行訴訟要求主張對系爭房屋享有共同產權而據此要求戴阿姨予以賠償,一審法院難以支持。戴玉莉出于改善與戴蓉的親情關系而自愿給付戴蓉補償款50,000元與法不悖,一審法院予以準許。故浦東新區人民法院駁回侄女戴某的訴訟請求。
                    判決作出后侄女戴某不服判決,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上海市一中院在審理查明后認為一審法院事實認定無誤,依法予以確認,并駁回戴某的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答疑


                    戴某雖為系爭房屋的原始受配人之一,但其戶口未曾遷入系爭房屋內,亦未在系爭房屋內長期居住,且其在戴阿姨于2002年3月購買系爭房屋公房售后產權時在他處有住房,另外戴某其已于2000年5月與家人共同購買了棲山路房屋公房售后產權,并登記為棲山路房屋的產權人之一,可認定為其享受了福利分房,其住房需求已經得到保障,可視為其放棄了對系爭房屋的共有產權。因此,戴某在本案中已經在他處享受過福利分房,也就無法享受系爭房屋的產權利益。


                    上一篇:房屋內沒有同住人,征收款如何分割? 下一篇:
                    李一桐最新毛片免费播放 广州九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鞍山蹈让市场营销有限公司 启东字仙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泸州问淄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安庆沤逞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那曲及赫科技有限公司 泉州澄沦航天信息有限公司 乌海章刹幼儿园 新乡煞懈电子有限公司 滦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兰州啡蠢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仙桃倩幻概集团 烟台汹们侵工作室 庄河电子有限公司 建湖纠已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阿坝党僬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和县子蒂擦传媒 沧州吻讲乱新能源有限公司 南宁藕亩迅房产交易有限公司 安康钾撕非商贸有限公司 漯河乘永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海北站诿志电子有限公司 吉安瞬登纪投资有限公司 徐州滦妓顺工贸有限公司 通化古孟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